来把枸杞

(好吧我是不会那么正经的 (ˉ(∞)ˉ) )

此乃换头像狂魔是也,圈名… 枸杞。

蜜汁体位。

后羿的大♂鸟♂。

我是后羿的鸟。

当然如果你叫我鹏我会很开心。

别误会,我说的那个鸟不是他下身铠甲后的鸟,是他手中弯弓上的鸟。

呃......虽然感觉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不对,嗯......别在意细节。

那么接下来,我就要说重点了。

也许你可能会问“你不应该在后羿的弓里吗?”“你不去撞对面英雄你在这儿扯什么犊子。”之类的。

对此我只想说:喵的智障。

我也想去撞英雄,我也不想在这儿瞎批批啊!我那个魂淡狗修金他射偏了啊!

于是乎,我只得穿过半个战场,让我宽厚羽翼下的金色小点点散落我所触及之处。虽然并没有什么卵用。

什么?你问问现在在哪儿?我在绕着战场飞啊,还能去哪儿。

在我绕着战场不断放飞自我绕着战场飞旋的这段时间,我仿佛看穿了什么。

我看到了不停的像安琪拉飞奔的刘禅。

看到了草丛里慌慌张张躲着大胸妹的李白。

看到了正在炮轰孙尚香的刘备。

更是看到了一旁吕布的绿帽子。

而当我准备好墨镜的时候,我看到了另外一对儿,我忽然间觉得墨镜已经没什么用了。

你要问那一对儿是谁?

呵呵,我那魂淡狗修金和另一个仿佛是他性转的艾琳。不知道虐待动物犯法嘛魂淡!

我仿佛感觉到了我幼小的小心脏上的点点裂缝。

妈哒你果然不爱我了!你果然外面有人了!我再也不回去了哼唧!

正当我准备往我的心上贴创口贴的时候,我看到了她。

她就是艾琳手上弯弓中的小小鹏!

她看到了我,怎么办我好紧张,我是不是应该整理好衣袖!

但是......接下来的事,使我甘心面对死亡。

正当我想去跟她打个招呼,不知为何她忽地双眼放光忽地飞到了我的狗修金身边。

战场静了,仿佛整个世界都静了,静到我仿佛听到了我的心碎成了渣渣的声音。

喵的智障!在那一刻,我奋力挥动翅膀,像遥远的天际飞去。

自即日起,王者战场再无飞鹏!

嗯,你想问最后怎么样了?最后我还是屁颠屁颠儿的飞了回去,但是这次我没会我那魂淡狗修金弓里。

(在艾琳怀里扑腾,不断求抱抱胡乱蹭的鹏。)

[这儿为新人如有不当请多包含。]